<span id='6tp'></span>

    1. <acronym id='6tp'><em id='6tp'></em><td id='6tp'><div id='6t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tp'><big id='6tp'><big id='6tp'></big><legend id='6t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fieldset id='6tp'></fieldset>

        <dl id='6tp'></dl>
        1. <i id='6tp'><div id='6tp'><ins id='6t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 id='6tp'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6tp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6tp'><strong id='6tp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2. <tr id='6tp'><strong id='6tp'></strong><small id='6tp'></small><button id='6tp'></button><li id='6tp'><noscript id='6tp'><big id='6tp'></big><dt id='6t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tp'><table id='6tp'><blockquote id='6tp'><tbody id='6t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tp'></u><kbd id='6tp'><kbd id='6tp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到底應該相信誰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1

                夢,噩夢,噩夢不停地纏著韓冰……

            啊!韓冰從噩夢中再次驚醒。夢,夢中一個臉色慘白的小女孩可憐巴巴地望著韓冰。那個小女孩看起來有七歲瞭,然而讓人感到無比窒息的是她的手,她隻有一隻右手,而本應該抱著娃娃的左手,正被右手緊緊地抱在懷中……還有她斷瞭的胳膊,正滴答滴答地往外流著血……她哭瞭,順著雙眼流出的卻是鮮血,她不停地靠近,不停地靠近,一邊靠近一邊在想韓冰發問——“你怕我麼?相信我,我不會害你。

            韓冰經常被這個噩夢驚醒,最近這個夢出現的頻率愈發的高瞭,而醫院給出的結論隻不過是壓力過大,註意休息。韓冰隻能無助地遵從醫囑,然而幾天下來,噩夢反而更嚴重瞭。

            哎,韓姐,你沒事吧?一旁的李璐打量著韓冰,手中拿著一份剛剛打好的文件。啊,沒事啊。韓冰猛地回頭看瞭李璐一眼。我叫瞭你好幾聲呢,韓姐,這是合同的復印件,您看看。韓冰接過李璐手中的文件,借著便轉身打瞭個哈欠。

            哎,你們聽說瞭麼,最近出現瞭連環殺人案,被害人多為單身女性。周媛媛的話嚇壞瞭旁邊的李璐。真的麼?那晚上誰還敢加班啊!李璐拿出手機就是一頓搜索。得瞭吧,受害人多事年輕漂亮的單身女性,就咱倆這,恨不得把人傢給劫瞭!周媛媛的話惹得辦公室一頓狂笑。也是,倒是韓姐這樣的,該小心瞭。這句話似乎並沒有引起韓冰的註意,李璐也覺得自己說的有些不合適,自顧自回到瞭座位上。

            下班瞭,韓冰簡單收拾瞭一下就準備回傢瞭。韓姐,最近不太平,晚上一起走啊,我正好開車送你回去。同辦公室的小張掏出瞭車鑰匙。不用瞭,我自己慢慢逛就好瞭,也不是很遠。韓冰自然知道小張的用意,隻是她真的不喜歡姐弟戀。

            回傢的時候正巧遇到住在傢附近的劉姨,她可是附近出瞭名的神婆。哎,小韓啊,你這是才下班唄?劉姨打量著無精打采的韓冰。啊,劉姨,我剛下班。韓冰禮貌性地回答著。

            小韓啊,我看你最近一定是休息不好總做噩夢吧?劉姨的話讓本來想打完招呼就趕緊回傢的韓冰愣瞭一下。你不說我也看出來瞭,你在這別動啊。還沒等韓冰答應,劉姨就跑回瞭傢,接著馬上從傢中拿出一小包東西。

            孩子啊,拿著回傢沖水喝,安魂寧神。說完就把那一小包東西塞進瞭韓冰的手中。劉姨……”沒等韓冰說完話,劉姨就擺擺手回到瞭傢中,隻留下瞭不知所措的韓冰。

            回到傢的韓冰確實感覺有點累瞭,確實啊,白天瀏覽瞭那麼多的合同,鐵人也受不瞭啊。韓冰叫瞭外賣後便躺在瞭床上,一動也不想動。恍惚之中,韓冰睡著瞭,又做瞭那個夢……

            喂,幹嘛呢?打瞭這麼久沒人接,外賣還要不要瞭?電話那邊的送餐小哥似乎有點生氣瞭。對不起,對不起,睡著瞭,我這就下去。韓冰擦瞭擦額頭上的汗,穿衣服就下樓瞭。

            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我剛剛睡著瞭。韓冰趕忙雙手接過晚餐。哦,下次註意就好瞭。送餐小哥的態度卻出乎韓冰的意料,任憑誰看到瞭韓冰那蠟白的臉也發不出脾氣。

            吃過飯後韓冰就直接躺在瞭床上,不一會的功夫便睡著瞭,當然,那個夢又出現瞭。

            你怕我麼?你不相信我麼?這次,韓冰再也受不瞭瞭。你要幹嘛?韓冰質問著。嗚嗚,我隻想告訴媽媽,明天不要走小路,為什麼兇我。這話讓韓冰一愣。媽媽?韓冰醒瞭,再看看時間,正好是上班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哎,你們聽說瞭麼,前一段時間的那個連環殺人犯還沒抓到。李璐和周媛媛議論著。啊?還沒抓到啊?真可怕。周媛媛看到韓冰來瞭便禮貌地點瞭點頭打瞭個招呼。

            韓冰一天都心不在焉的,以至於好幾處的錯誤都沒有發現,為此還讓領導找去談瞭話。下班的時候由於文件太多,韓冰的部門被迫加瞭個班。下班的時候已經晚上十點瞭,韓冰鎖瞭門就朝傢走去。

            韓冰走在寬敞的大道上,十點的城市還是有些許的活力的,大道上還是有幾個人的。韓冰剛要拐入她經常路過的那個小道,一瞬間便想起瞭夢中那個小女孩說的話。算瞭,還是走大道吧。韓冰就這樣回到瞭傢。

            回到傢中韓冰卻怎麼也睡不著瞭,她在床上翻來覆去,突然看到瞭劉姨給她的那包所謂的安魂寧神的藥。這次,韓冰沒有抵觸,而是很自然地打開瞭藥包喝瞭下去。這一夜睡得果然是香啊,那個噩夢沒有再來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韓冰起得很早,整個人都顯得很精神,化好妝之後便出門上班瞭。

            唉,你們聽說沒有,昨天西四街那邊小道又死瞭一個人。剛剛進門的韓冰聽到瞭這句不知從誰口中傳來的這麼一句話。你們說?西四街?韓冰讓幾個人嚇瞭一跳。對啊,我記得韓姐傢就在那附近啊。韓冰被李璐的這句話嚇得一身冷汗。難道,夢中的那個小鬼……”韓冰被嚇得說不出話來。就這樣,渾渾噩噩的一天就這樣過去瞭。

            韓冰回到傢中,想起瞭小女孩對她說的話,在忐忑中便睡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嗚嗚,媽媽為什麼不相信我,嗚嗚。小女孩在不停地哭,雙眼在不停地流著血。媽媽,明天一定記得要到資料庫的第二個櫃子去看看。說完,韓冰又醒瞭。

            果然,韓冰在資料櫃中發現瞭一本因為失誤而存在已久的錯賬,由此挽回瞭一大筆損失。

            下班回傢的時候,韓冰又遇到瞭劉姨。唉,小韓吶,上次的藥你吃瞭麼?劉姨熱切地望著韓冰。啊,吃瞭。寒冰顯得帶搭不理。小韓啊,我跟你說,鬼話可不能停啊,這藥啊,要記得吃。劉姨的話並沒有引起韓冰的註意,韓冰隻是寒暄瞭幾句後便回傢瞭,絲毫沒有相信劉姨的話。

            果然,今晚再一次夢到瞭那個小女孩,小女孩不斷地給她提出各種意見,在之後的日子裡,韓冰生活果然變得一帆風順起來。而對於劉姨的話,韓冰早就置之不理瞭,畢竟有人說過她心術不正,用邪術賺錢。

            直到有一天……

            媽媽,今天還好麼?小女孩已經得到瞭韓冰的高度信任。嗯,多虧有小寶貝在。韓冰已經可以接受眼前這個恐怖的孩子瞭。媽媽,你現在肯要我,當時為什麼不要我?這句話弄懵瞭韓冰。七年前你為什麼不要我,媽媽,真的很疼你知道麼?小女孩的話讓韓冰想到瞭七年前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七年前,還在上學的韓冰有一個英俊瀟灑的男朋友。然而就在七年前,兩人根本無法承擔責任,所以,在得知韓冰懷孕之後兩人的選擇是直接打掉……

            媽媽,我要……我要你!說完,小女孩目露兇光地沖向瞭韓冰。

            韓冰從床上坐瞭起來,她對著鏡子中的自己仔細端詳。現在,輪到我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第二天,人們發現瞭慘死在傢中的劉姨……